新京报讯(记者 张彤)家族式制造假牛栏山二锅头,专人网络发展下线百余人售往全国。2017年7月,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民警走访时发现有人推销低于市场价的牛栏山二锅头,从而牵出以河北某村为制造窝点,北京为中转地销往全国的制假团伙。制假团伙从散装酒厂进货,自制外包装,甚至防伪码也能做,制作工艺可以假乱真,常人很难分辨。

  2018-12-13,公安机关分别在北京市大兴区、河北省涿州市、江西省瑞昌市将以钱某、郭某为首的8人犯罪团伙成员全部控制,打掉制假窝点4处,查扣假冒牛栏山白酒300余箱,该制假集团销售下线涉及全国15个省市147人,此前,这个制假团伙已经外销7万余瓶牛栏山二锅头牌白酒,涉案金额4000余万元。

犯罪嫌疑人在现场指认作坊里制假使用的机器。 警方供图犯罪嫌疑人在现场指认作坊里制假使用的机器。 警方供图

  日常走访 低价白酒引民警注意

  2017年7月,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食药环侦支队民警在日常走访工作时,有餐馆反映,有人向他们推销低价牛栏山二锅头牌白酒。

  “一般来说,餐厅购买一瓶牛栏山二锅头的价格为14-16元,这个人来推销时,表示有优惠活动,买一箱12瓶,就能送3-4瓶。这样,每瓶酒的均价就下来了。”走访民警连问了几家小餐馆都发现了有类似情况,觉得很蹊跷,他们找到当地的正规牛栏山二锅头白酒的代理商,询问后得知,该品牌白酒并没有所谓的优惠活动。

  经过排查,他们发现给多家小餐馆提供低价酒的是同一个人,郑某。民警尾随其多日,确认其身份无误后将其控制,继而对其租用的仓库进行搜查,发现十多箱牛栏山二锅头商标白酒。

  初步了解案情后,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进行立案侦查。

  分工明确 形成家庭作坊式制假团队

  郑某供述称,2016年8月起,他为获取高额非法利润,从北京男子郭某处大量购进假冒牛栏山二锅头瓶装白酒,并在当地餐饮行业非法销售,销量较大,“一般都是找小餐馆下手,有的人贪便宜就跟他进货。”

  随后,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公安局立即成立“7·13”专案组,多警种合成作战开展侦查工作,成功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及其在北京的上线郭某的身份。专案组立刻奔赴北京、河北等地开展工作,初步掌握了这个盘踞在河北涿州,以钱氏父子为首的家族式制假团伙的相关信息。

  据了解,义和庄村地处河北与北京交界,外来暂住人员居多,亲朋交织,关系复杂。专案组经多方调查,发现了4处制假窝点和2处存放假冒白酒的库房。“一个主要窝点负责灌装,另外的窝点做辅助工作,例如制作瓶盖、扫码等。”警方当场查扣假冒牛栏山白酒300余箱。

  经过大量的调查取证工作,专案组掌握了彻底摧毁这一制假售假犯罪网络的固定证据,并于今年8月29日全面发起收网行动。公安机关分别在北京市大兴区、河北省涿州市、江西省瑞昌市将以钱某、郭某为首的8名犯罪团伙成员全部抓获,打掉制假窝点4处,查扣假冒牛栏山白酒300余箱,扣押涉案车辆6辆,查扣大量假商标、瓶盖、制假机器。

  在警方查处的4个制假窝点中,各个窝点分工明确,“姨、姨父、父亲、母亲等分别负责洗瓶、扫码、灌装、贴标等工序,形成家族式一体化的制假团队”。

警方查获的假牛栏山二锅头白酒瓶盖。 警方供图警方查获的假牛栏山二锅头白酒瓶盖。 警方供图

  追访:

  制假技术不断更新防伪码可做到以假乱真

  办案民警介绍,他们与牛栏山二锅头牌白酒公司知识产权部取得联系,将查获的假酒送到该公司进行对比。对比后发现,这批假酒的制作技术已经非常精湛,“去年我们也打了一批假酒,今年查获的明显不同,技术在不断更新,还增加了防伪标识。”民警称,这伙制假团队增加了设备,一台设备价值十多万元,可以在瓶身激光扫防伪码,肉眼看,与真正酒厂的防伪码无区别。

  只有和真品放在一起,仔细鉴别,才可以看出真酒的瓶盖发亮,假酒的瓶盖偏暗,瓶身的字体也有轻微差别,真酒和假酒的味道也有所不同,“但要经常喝的人才能尝出味道来。”若单看一瓶酒,非专业人士无法判断真假。

  一瓶假酒的利润惊人。钱氏家族制作一瓶假酒的成本仅需2.8元,下线进货价为每箱60余元,单价5元左右,而餐厅进货则每瓶酒价格为14-16元,就算每箱赠送4瓶,下线的利润也在2倍以上。

  民警介绍,如今制假团队都开始“学法”,“他们变得更精明了,不做勾兑酒,而是低价买散装酒来装瓶。”该民警表示,以前的打击假酒案件中,制假人会自行勾兑酒,那样生产出来的酒很容易对人体造成伤害。

  如今,制假团伙都是从正规的散装酒供应厂处大量批发廉价酒,然后进行装瓶,这样一来,酒虽为“假酒”,但对人体的损害不大,“侵犯知识产权、酒址和对人体有毒有害,是两个不同的性质,被抓后量刑也不同。”

  民警说,制假团伙还会购买一批真酒瓶,和自制的假酒瓶混在一起,再装入散装酒,更叫人真假难辨。

  发展多层级网络销售分布在全国15个省市

  通过调查,警方逐步理清了该团伙的基本售假模式。2016年7月,想“赚大钱”的钱氏家族和郭某合谋,由钱氏父子带领家人在北京和河北的交界处找一个隐蔽的村庄落脚专门制作假酒,郭某则负责“开拓市场,对外销售”,郭某在网络上到处散布销售低价酒的信息,随后集结了一批下线通过QQ群联系,郭某的下线再发展下线,从而形成一个多层分销的售假团队。

  义和庄也不是他们第一个落脚点,此前他们曾在北京大兴鹅房村制酒一年多,后因当地拆迁,他们才不得不转移到义和庄村这个更加偏僻、隐蔽的地方。

  各地违法销售人员向上线郭某发送订单并付款。郭某再将订购数量告知制假负责人钱某,由钱某父亲钱某良进行灌装,包装好后再通过物流发送至郭某指定收货地。经初步统计,该制假集团销售下线涉及全国15个省市、147人,涉案金额4000余万元。

  “在北京、广东、广西、山东、辽宁、湖南、湖北等地都有他们制作的假酒,初步侦查发现,这个制假团队已售出7万余瓶假酒。”办案民警介绍,这伙制假团队在前期做过精心的准备工作,包括市场调研,他们发现北京及周边地区对牛栏山二锅头牌白酒消费量极大,于是他们的制作窝点总是在北京周边打转,这种品牌白酒是平价酒,销量大,利润高,也是他们选择这个品牌的原因之一。

  新京报记者 张彤